当前位置:中国质量新闻网>电线电缆频道> 企业动态

昔日光伏巨头江西赛维破产强裁后 终被收购

2017-01-06 13:06:59  机电网

  江西赛维和新余赛维破产重整一事终于尘埃落定。A股上市公司易成新能(300080)于2016年7月宣布接手江西赛维、新余赛维等两公司的债务重整工作后,2016年12月21日晚,易成新能发布公告称,公司拟通过向债权人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参与江西赛维和新余赛维破产重整,取得破产重整后江西赛维100%股权和新余赛维100%股权。12月22日起,易成新能复牌。

  昔日的赛维LDK太阳能高科技有限公司堪称新能源明星大厂、一度跻身全球最大多晶硅片制造商。然而,从创下中国企业在美国最大的一次IPO,再到背负近300亿元的债务,天堂与地狱,赛维仅仅花了9年的时间。

  2016年9月30日,在经历两次重整方案被债券银行否决后,江西赛维还是难逃被法院强裁执行的命运。同时,另外两家赛维旗下的公司赛维光伏硅、新余赛维也被强裁。法院强裁判决书的下达,意味着国开行、中行、招行、民生等12家银行270亿之巨的高额债权资金仅能收回零头,250亿巨额资金打水漂,已没有扭转之术。曾经一度跻身全球最大多晶硅片制造商的赛维如今却沦为国内最大的企业破产重整案,令人唏嘘不已。

  赛维的陨落,创始人彭小峰难逃干系。彭小峰治下的赛维一度创造过年增速超过300%的成长“神话”,但或许也正是这种只追求速度而忽视行业发展周期规律的盲目扩张,最终导致了一场因高速失控撞向光伏产业产能过剩之墙的人为车祸。

  2007年赛维纽交所上市伊始,其资产负债率已经高达47%,之后随着公司激进式扩张,其资产负债率也急剧上升,但随之而来的却是光伏行业景气度的急转直下,这对于高负债运行的赛维,无疑是釜底抽薪式的重创。

  2009年金融危机后发生的一系列行业变故就是横亘在赛维面前的“冰山”。在多晶硅计划遭遇重创后,赛维进行了一连串努力,包括向下游延伸,却都未能改变危局。一位熟悉赛维内情的行业资深人士认为,彭小峰本人比较冒进,疯狂扩张迟早会出问题,“你想,原来是你的客户,现在反而成了你的对手。你的客户越来越少,对手却越来越多,怎么会不出问题?”
 

\


  2011年多晶硅市场行情逐渐崩溃,赛维LDK公司运营链条开始走向崩盘,其当年三季报负债率首次达到了227%,但赛维却依然没有停止其高负债模式下的危险扩张。

  更致命则的是其以短期融资为主、长期债务为辅的融资策略,随着不断到期的短期债压顶,高负债危险下导致融资无法继续,最终资金链断裂引发财务崩盘。2012年资产负债率高居海外上市光伏企业榜首的赛维已经陷入四处融资偿还短期债券的窘境,这也成了压垮赛维LDK的最后一根稻草。

  尽管2012年光伏行业电池组件价格和出货量相比金融危机以来有所回升,但由于赛维的高负债、高资金成本,只能以大幅低于同行毛利率的方式贱卖产品,偿还债务,导致越卖越亏。

  2012年之后的赛维已经陷入借新还旧的债务循环续命的“假死”状态。除了依靠政府以及与债主谈判,公司几乎没有更多有效的办法,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由于公司严重亏损,投资者对公司信心降低,再融资也无法进行,公司缺血的状况持续,而且难以止血。
 

\


  赛维不是尚德,尚德所在的无锡地区拥有大量其他产业和企业,而新余市唯一可仰仗的就是新余钢铁和赛维这两家公司。2011年,赛维一家企业上缴的税收就高达13.6亿元,成新余市财政贡献第一大户。赛维一旦倒下,依附其生存的当地百余家光伏企业、新余市千亿新能源产业计划、江西省千亿战略性新兴产业规划都将随之瓦解。由此,新余市政府很难有无锡市政府对待尚德那样的胆量和魄力来让赛维破产重整。相反,从2012年年初开始,新余乃至江西甚至不断向赛维“输血”:先是新余市政府提供2亿财政扶持;紧接着江西省有关部门拿出20亿资金救急;2012年7月,新余市政府又利用一笔“赛维LDK稳定发展基金”为赛维垫付了5亿元到期贷款。

  而对银行来说,捆绑赛维这样有地方政府信用背书的大型民企是其最容易依赖的服务对象和利润大户,即便连年亏损,只要企业不倒闭,就可不断借新债还旧债。而同在一条船上后,银行甚至选择继续给企业输血放贷。这也是为何直到无锡尚德宣布破产重整两年多后,赛维才走上这条路的原因。